文章分类: 乐器曲艺

潮尔草:蒙古音乐中的韦德国际叙事

delger 提交于 星期日, 01/05/2014 – 11:18 作者:萧梅 来源:文汇报 这是一种茎节上盘着巢状花房,看着就像糖葫芦串的野草。牧民说它的茎皮可以编成牢固的绳索,用来捆扎蒙古包或纳鞋底。每到秋天,风吹过开裂的草皮,发出“咻儿、咻儿,簌儿、簌儿”的鸣响,原野、草杆儿,还有风,交织回荡。2013年7月的一个下午,我们随着“潮尔哆”传承人道尔吉,在锡林浩特西南方“萨如拉塔拉”嘎查的骆驼山附近,见到了这片被他誉为“潮尔草”的植物。道尔吉说,潮尔草在风中的回响,就是锡林郭勒草原的双声合唱“潮尔哆”的声音。无论是其上声部长调形态的绵延旋律,还是下声部潮尔的持续低音。 也许随着天际游牧的蒙古族人,对原野之声有着特别的敏感,他们用“潮日亚”这个词来形容声音世界中的多重交汇。进而,以共鸣和回响为语义内核的“潮尔”——一种音乐体裁的特殊命名,就此而来。比如器乐中的弓弦潮尔(乌塔森潮尔)和弹拨潮尔(托克潮尔);人声中的浩林潮尔(一个人发出不同声部,图瓦语亦称之呼麦)和多人合唱的潮林哆;以及一个人在喉腔发出持续低音并同时吹奏管乐的冒顿潮尔等等。而这形形色色的共鸣,却只共享着一种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乐器曲艺 总浏览:479

流淌的蒙古四胡乐

认识一位蒙古族好友,他常常说起乌力格尔,那神往的表情,配上强调的手势,让人感觉没听过乌力格尔简直是种罪过。乌力格尔是蒙古语,意思是说书,使用四胡伴奏的乌力格尔称为胡仁乌力格尔。 在蒙古族的音乐艺术中,无论是演唱还是说唱,都离不开蒙古四胡的伴奏,四胡可以说是蒙古族说唱艺术的“伴娘”。蒙古族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乐器中,除了马头琴,流传最广的就是蒙古四胡了。四胡韦德国际悠久,它源于我国北方奚部的奚琴。现存的韦德国际资料和考古证明,早在唐代,这种乐器的前身奚琴就已经在我国南北地区十分普及。 在元代,以胡琴命名的拉弦乐器已经出现并且对其有详细描述。明清以来,随着民间乐器、说唱、戏曲艺术的发展和繁荣,胡琴得到很大的发展,种类越来越多,相继出现二胡、京胡、板胡、坠胡、四胡等,演奏方法、技术日臻完善,达到与戏曲音乐珠联璧合的程度。 从外表来看,四胡和二胡相似,没有怀抱琵琶的雅致,也没有小提琴的优美,可它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蒙古族四胡分高音四胡、中音四胡和低音四胡三类,琴筒木制,蒙以蟒皮,张四根弦,弓毛分两股,分别夹于一、二弦和三、四弦之间。四胡有四弦,每两根同度调音,它的演奏有一个

故事歌手“江格尔奇”

摘要:根据调查报告和采访记录,探讨了故事歌手“江格尔奇”的学艺过程、创作轨迹和表演传统,勾勒出史诗《江格尔》的传承和发展的基本脉络。   关键词:蒙古族史诗;《江格尔》;江格尔奇;学艺;创作;表演传统   分类号:J6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0)02-0036-08        作者单位: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作者:额尔敦    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是口头流传于中国新疆、蒙古国西部及俄国伏尔加河下游卡尔梅克草原的故事歌。最早由德国人贝格曼(Bergmann)发现于俄国阿斯塔拉罕地区。1802~1803年间,当时在俄国工作的贝格曼旅行于伏尔加河下游卡尔梅克草原时,有幸听到卡尔梅克民间艺人演唱的史诗歌《江格尔》,并依据印象记载下来。1804年他在用德文发表的韦德国际人类学短文中介绍了两部史诗内容,由此揭开了史诗《江格尔》搜集、整理、出版和研究的序幕。[1](1-86) [2](53-64)   演唱《江格尔》的歌手,蒙古

蒙古语诵经音乐中唱诵音乐的形态类型初探

楚高娃 (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北京 100081) 摘 要:对蒙古语诵经音乐中唱诵音乐形态类型的分析和解读及其对它进行深度阐释,目的是证实:蒙古语诵经音乐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体系化和系统化特点;以唱诵音乐中三种形态类型的分析证实藏传佛教蒙古化的特点。 关键词:韦德1946音乐;蒙古语诵经音乐;唱诵音乐;形态类型 蒙古佛教音乐是藏传佛教传入蒙古地区后蒙古化和地方化了的韦德1946音乐文化形式,可分为诵经音乐、乐舞音乐、器乐音乐、乐舞剧音乐。诵经音乐根据所唱诵的语言分为藏语诵经音乐和蒙古语诵经音乐。而其中蒙古语诵经音乐最能体现藏传佛教的蒙古化特征,用蒙古语诵唱佛教经典不仅仅是一种语言诵唱的表层变化,而更深层的体现了藏传佛教的蒙古化和地方化特征。本文从蒙古语诵经音乐形态出发,对蒙古语诵经音乐中所独有的“文化符号”及其相关的文化特征来阐释藏传佛教的蒙古化特点。     在对蒙古语诵经音乐形态进行分析前,需对此概念有个清楚的界定。目前学界对诵经音乐(笔者认为,蒙古语诵经音乐是诵经音乐的一种形式)的概念有两种说法。一为田联韬和包·达尔汗两位

中国蒙古三弦的地方传统及其传承形态

博特乐图 石田立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中国境内蒙古地区蒙古三弦艺术有科尔沁、锡林郭勒—察哈尔、鄂尔多斯三种地方性风格。蒙古三弦的传承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作为合奏乐器,是东蒙合奏、阿斯尔、鄂尔多斯乃日等乐种中的主要乐器;二是作为伴奏乐器,在东蒙、鄂尔多斯、察哈尔等地区,三弦广泛用于民歌的伴奏,并与特定的地方性歌种、器乐形成了共生关系。而蒙古三弦艺术的研究一方面需要从”共性中找差异”,尤其与汉族三弦进行比较研究;另一方面则需要从”整体中找个别”,将其放置在”蒙古族合奏乐”这一整体中进行全方位观照。 关键词:中国;蒙古族三弦;地方风格;传承   中国境内蒙古地区蒙古三弦艺术有科尔沁、锡林郭勒—察哈尔、鄂尔多斯三种地方性风格。传统社会里,蒙古三弦的传承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作为合奏乐器,是东蒙合奏、阿斯尔、鄂尔多斯乃日等乐种中的主要乐器;二是作为伴奏乐器,在东蒙、鄂尔多斯、察哈尔等地区,三弦广泛用于民歌的伴奏,并与

蒙古三弦史料札记

乌兰杰 (中央民族大学,北京 100081)   关键词: 蒙古三弦;“胡不儿”;蒙古文史料;汉文史料   本文内容不涉及三弦的起源问题,也不涉及蒙古三弦的分布问题,只是对蒙古三弦作一初步考证。方法是将蒙古文和汉文史料中有关蒙古三弦的记载,按照年代顺序排列起来,并作些必要的说明。 1.琵琶与三弦 公元1221年,成吉思汗亲率大军追击花剌子模国王子扎兰丁,直抵印度河畔,他的行帐中有一支随军乐队。《世界征服者史》云:“酒瓶喉中哽咽,琵琶和三弦在合奏。”[1] (163)显然,这是“汗·斡耳朵”中的宿卫军“忽儿赤”在为他们的君主成吉思汗奏乐。由此可知,早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军中就已有了琵琶和三弦。 2“胡不儿” “胡不儿”,最早见于《蒙古译语·译语军器门》。元代的辞书或文章诗歌中,有不少关于三弦的记载。诸如,元初编撰的汉语与蒙古语词对照词书《蒙古译语》,亦称《至元译语》,其中收有“三弦子&

追溯蒙古宫廷乐队遗音—— 蒙古古乐器考略

     东起嫩江流域,南至长城以及天山北麓,西及中亚,北连叶尼塞河上游与贝加尔湖周围地区,自古为游牧民族生息繁衍之地,广阔草原上更迭称霸的各部落,成为推动此地韦德国际发展的主要力量。这一区域生活着操阿尔泰语系的突厥、匈奴、东胡部落,出自东胡部落的蒙兀室韦是蒙古民族的祖先,他们化铁出山从远古森林狩猎部落进入了游牧部落。游牧部落用歌唱记述自己的韦德国际,作为咏叹情感的重要手段,使之成为优秀的游牧文化音乐部落。    十三世纪成吉思汗崛起,于朔北建立了蒙古汗国,随即发动战争伐金国、征西域、灭西夏、西征花刺子模。蒙古人虏获了很多其他地域民族乐舞、音乐器物。金国、西域、西夏、阿拉伯地区的乐器及音乐形式汇集于蒙古高原。这种地域音乐同蒙古本土音乐的融合,使蒙古民族文化别具特色,举世瞩目。蒙古民族建立的大元帝国是我国韦德国际第一个空前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帝国,蒙古在“制礼作乐”过程中,在注重本民族的乐舞之外,大胆吸收其他民族的音乐文化。蒙古灭金任用契丹人耶律楚材,由他主持建立了完整的蒙古宫廷礼乐机构,招金太常礼乐人到燕京

蒙古汗廷音乐绽放异彩

蒙古汗廷音乐绽放异彩 在阿鲁科尔沁旗文体局排练中心,盛大的排练场面让记者震撼,演员们盛装起舞,乐声雄伟宏大,蒙古汗廷乐队文舞《波依勒》仿佛把观众带到了蒙古金帐殿前,让人感受到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 阿旗文体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迎接全市第八次精神文明建设经验交流会在阿旗召开,旗文体局推出阿旗“文化名片”,届时将精心上演蒙古汗廷文化大型音乐会——汗廷音乐,以此展现全旗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厚重的文化底蕴,助推全旗文化产业品牌建设。 阿旗被国内外学界公认为研究蒙古最后一位可汗林丹汗汗国都城——察罕浩特遗址及蒙古宫廷音乐的重要基地。特别是这里的传统音乐文化丰富多彩,其中盛行于蒙元时期的《林丹汗汗廷音乐》是目前所知的较为完整的蒙古族汗廷音乐资料,风靡清宫长达200余年,并流传至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具有重要的研究、保护、开发利用价值。 作为蒙古汗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汗廷音乐传承了古老文化的魅力,填补了蒙古族宫廷在文化艺术领域的空白,是蒙古族的文化瑰宝,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汗廷音乐由乐声、乐曲和乐舞三部分组成,共有80多个曲目,有可汗颂、朝廷赞、韦德1946礼仪、民间谚语和哲理训谕等内容。

“蒙古汗廷音乐”登上央视《探索·发现》

“蒙古汗廷音乐”登上央视《探索·发现》 蒙古汗廷音乐盛行于蒙元时期,由乐声、乐曲和乐舞三部分组成,共有80多个曲目。在2010年阿鲁科尔沁旗第二十二届那达慕大会开幕式上,蒙古汗廷乐队首次演出了汗廷乐声《至纯辞》、《吉祥师》、《四贤吟》以及武舞《剑舞》和文舞《翟尾舞》等曲目,让观众耳目一新。蒙古汗廷音乐这千年的古旋律终于在世人面前重现辉煌。 央视《探索·发现》大型记录片《蒙古汗廷音乐发现复原记(上、下)》于6月29日在阿鲁科尔沁旗开机拍摄。同时,首届中国·蒙古汗廷文化节6月30日在阿鲁科尔沁旗开幕。《蒙古汗廷音乐》2011年8月被列入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正在申请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蒙古汗廷音乐盛行于蒙元时期,由乐声、乐曲和乐舞三部分组成,共有80多个曲目。在2010年阿鲁科尔沁旗第二十二届那达慕大会开幕式上,蒙古汗廷乐队首次演出了汗廷乐声《至纯辞》、《吉祥师》、《四贤吟》以及武舞《剑舞》和文舞《翟尾舞》等曲目,让观众耳目一新。蒙古汗廷音乐这千年的古旋律终于在世人面前重现辉煌。2010年11月下旬,在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举行了《蒙古汗廷音乐》抢救复原汇报演出及论证会

娜仁格日乐与蒙古筝的50年不解之缘

娜仁格日乐与蒙古筝的50年不解之缘 新华网呼和浩特6月9日电(记者于嘉 王春燕)6月9日,中国文化遗产日,73岁的当代蒙古筝传承人娜仁格日乐正在家中伏案工作,编写一本汇集她半个多世纪学习、研究、实践和教学成果的蒙古筝教材。 蒙古筝,其蒙古语名为“雅托噶”,盛行于元代宫廷,曾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鄂尔多斯市等地及辽宁省、吉林省的蒙古族聚居区广为流传。蒙古筝表现力丰富,其结构、定弦方法、演奏风格独具特色。 “我与蒙古筝结缘50多年了,现在还要为它的传承而努力工作,编写一本内容更丰富、技法教学更详细的教材,并教好我的学生。”娜仁格日乐说。 这位平易近人、精神矍铄的老人虽年过七旬,但蒙古筝教学与教材编写工作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另外,她所教的学生大多是来自内蒙古草原牧区的孩子,没有音乐基础,教学时需要更多耐心与细心,但娜仁格日乐乐此不疲,因为她觉得“从这些娃娃中培养出一个能继承蒙古筝事业的人,才能了却她多年的心愿”。 说起与蒙古筝的不解之缘,娜仁格日乐就像孩子一样,两眼放光,越聊越兴奋。她成长于内蒙古兴安盟一个普通牧民家庭,从小就喜欢口琴、笛子等乐器,1957年考入艺术院校学习古筝专业。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