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札撒大典

从“约孙”到《大札撒》——回眸我国蒙古族早期法制文明

康民德 蒙古族法制史在人类法制文明发展韦德国际中始终占据着重要地位,它也是我国法律史学和蒙古学重要的分支。随着十三世纪初大蒙古国的建立,也将蒙古民族推进到真正意义的文明时代,这一阶段前后存在的和再萌生的蒙古民族法制文明现象,也成为今天蒙古学研究和蒙古法律史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 八至十二世纪,蒙古高原上出现的蒙古——突厥语族部落依靠一种被称为“约孙”的习惯行为规范来管理部族的生活生产事务,蒙古语义“约孙”包含道理、习惯、习俗等意,从形式上说,“约孙”就是早期蒙古民族不成文的习惯法。蒙古部族时期生产生活环境极为恶劣,为有效躲避战乱和保护部族群体的生命财产安全,形成了部族联盟并以“约孙”处理生产生活管理等各项事务和判断其中的是非曲直。 这一时期的蒙古人处于以狩猎为主、游牧为生的半定居生活状态,日常生活居于毡帐,食以肉乳,行以马匹,身着皮裘,各部族间割据纷争、战事频仍,在“约孙”制度中也充斥了血亲复仇思想。《蒙古秘史》中记载:合不勒汗死后泰赤乌部的俺巴亥继承了汗位。俺巴亥汗被塔塔儿人和金朝加害,蒙古各部奉合不勒汗之子忽图剌为汗。忽图剌汗骁勇异常,为俺巴亥汗复仇,前后与塔塔儿人厮杀十三次,此后他们之

《成吉思汗法典》:传奇与启迪

      《成吉思汗法典》是由成吉思汗亲自制定或认可的一部法典,是成吉思汗治理国家的主要手段。即使在他离世后,这部法典依然在蒙古族政权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近日,由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所编撰的《〈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出版。随后,题为“世界上最早的宪法出版发行”、“《成吉思汗法典》重与世人见面”、“失传600余年《成吉思汗法典》重见天日”等的新闻报道见诸国内外多家媒体。一时间,《成吉思汗法典》再度成为各界的关注焦点。   《〈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一本厚达200多页、文字通俗易懂的书,为世界推开了一扇遥望800年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的窗户,一扇管窥中华文化中北方游牧文化史的窗户。    成吉思汗和他的《大札撒》   成吉思汗,名铁木真,姓孛儿只斤,乞颜氏蒙古人。   据考证,公元1206年春,铁木真在斡难河畔召集各部落首领,召开忽里勒台大会,即大蒙古国议事会,正式建立了大蒙古国——蒙古汗国。在

成吉思汗《大札撒》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成吉思汗《大札撒》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那仁朝格图 成吉思汗《大札撒》是蒙古民族第一部成文法典。它对于了解13世纪前后蒙古社会政治法律制度有着很高的史料价值。但没有流传至今。学术界依据各类文献史乘所载片段残留史料,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对其进行了文献的、韦德国际的、法学的研究,试图复原其原貌。因史料的严重短缺,这个问题似乎不可能被圆满解决,研究中仍存在着诸多问题尚待讨论。 一、关于“札撒”一词 伊朗编年史家志费尼对统一前的蒙古高原社会状况进行了一番描述:“他们(指蒙古人)有些人把抢劫、暴行、淫猥和酒色看成好勇和高尚的行为”。[1]随着大蒙古帝国的创建和国家机构的逐步完善,成吉思汗针对当时的混乱状况,制定和颁布了札撒黑法令,史称成吉思汗《大札撒》。成吉思汗《大札撒》是成文法[2],是蒙古民族立法史上的第一部成文法典。波斯史家拉施特在《史集》中这样谈到: “成吉思汗说,凡是一个民族,子不尊父教,弟不聆兄言,夫不信妻贞,妻不顺夫意,公公不赞许儿媳,儿媳不尊敬公公,长者不保护幼者,幼者不接受长者的教训,大人物信用奴仆而疏远周围亲信以外的人,富有者不救济国内人民,轻视习惯(yosun)和法令(yasa),

成吉思汗的《大扎撒》法典

成吉思汗的《大扎撒》法典 大扎撒的形成 大扎撒是根据成吉思汗的训令和由忽里台大会批准通过的法律组成的。另外,成吉思汗把蒙古高原各种族的韦德1946信仰、风俗习惯融会为蒙古汗国共同遵守的道德制度。他还在大扎撒中加入了很多案例,以方便审判官对比量刑。 大扎撒独具的特点 蒙古大扎撒将军事法与民事法融为一体,其最大的特点是全民皆兵,全兵皆民。在战争时,有力地保障了蒙古军队的纪律性与协调性,为游牧生产与军事斗争相结合提供了法律根据。 蒙古大扎撒保护大众的利益,承认所有人的物权与民权。但是作为反映封建贵族利益的法律,它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如:公开承认人与人生来不平等,禁止跨火、跨桌、跨碟等封建迷信思想。 成吉思汗的训令: 1、长生天主宰人的生死,我们必须崇敬信仰,不得违抗。 2、服我法令者,必得天佑;违我法令者,灾祸立至。 3、一切事物,以得民心为先。 4、能治家者,才能治国。 5、能清理自身内部,才能清理国土上的盗贼。 6、知道自己,才能知道别人。 7、治身先治心,责人先责己。 8、治理天下,有如右手持物时,左手必会帮之,然后能固。 9、必须孝顺父母,尊重妻子,爱护晚辈。 10、勇气很重要,但遇事必须谨

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с. д.迪雷科夫 李秀梅 摘要:文章论述了蒙古法律文献对研究蒙古韦德国际的重要性,追述了蒙古法律及其机构产生、发展的过程,阐述了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的版本、性质、内容、特点及其效用.关键词:蒙古法律文献;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分类号:k3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3492(2006)10-0031-04 on mongolian feudal documents of law с.д.дылыков li xiumei 作者简介:李秀梅,女,新疆米泉人,中央民族大学韦德国际系博士生,副教授. 作者单位:с. д.迪雷科夫(中央民族大学,韦德国际系,北京,100081)李秀梅(中央民族大学,韦德国际系,北京,100081) 参考文献: [1]符拉基米尔佐夫.蒙古社会制度,蒙古的游牧封建主义[m].列宁格勒,1934.19.[2]卡尔·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导言[a].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12卷)[m].714.[3]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m].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

蒙古帝国法律 札撒大典

蒙古帝国法律 札撒大典 札撒大典 是成吉思汗时期实行的成文法典。札撒,意为“法度”、“军令”。蒙古各部统一后,成吉思汗重新确定关于治理国家、训练军队、整顿社会秩序的种种“训言”和以前的“札撒”,并命令将此类“训言”和“札撒”用畏几儿字写在卷帜上,是为《札撒大典》。该部法典已失,但在成吉思汗、窝阔台、蒙哥以至元朝时期,一直是蒙古族所遵行的重要法典,并主要在蒙古地区实行。法典内容包括政治、军事、行政、刑事、民事、贸易、社会秩序等方面的法律规定。 《元史·太宗纪》:“大札撒,华言大法令也。”元代奉为祖宗大法。新帝即位,必隆重宣读。大札撒原文已佚,散见于《世界征服者史》、《史集》、《埃及志》等书。 据《元朝秘史》等记载,成吉思汗在征战过程中,为了加强战斗力,曾在各种不同场合相继颁布过若干“札撒”,如1202年在与塔塔儿部交战之前,就“号令诸军,若战胜时,不许贪财;既定之后,均分;若军马退动至原排阵处,再要翻回力战;若至原排阵处,不翻回者斩”。1203年,在战胜克烈部王罕后于帖麦该川大猎时,又举行大聚会,“订立完善和严峻的法令”。 1204年征服乃蛮时,令整治军马,宣布违反札撤的人,要处以死刑。

蒙古帝国法律”大扎撒”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大帝国后,通过“忽里勒台”大会制定出蒙古的第一部成文法律——《大扎撒》,也称“蒙古习惯法”。内容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打猎、自然保护等。其执行的严格性难以想象,就是家族成员也不例外:其叔父答里台不遵守规定,在一次战争中违规掳掠财物,成吉思汗当着部众的面,鞭笞答里台。答里台不服,说“我是你叔父,你怎么因为我掳掠财物就鞭打我?”。成吉思汗说“你是我叔父,我是你可汗”!并把答里台驱逐出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