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生态环境

蒙古族四季游牧及走敖特尔习俗

牧业经济是蒙古族最基本的生产方式,根据家畜的不同特征和季节的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放牧习俗,即四季游牧。即牧民根据季节、气候、草场、牲畜及人的情况,在草原上有规律地移动的生产生活方式,这是适合自然环境的生产、生活习俗。这种逐水草而游牧的方式,一可增加牲畜的膘情,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二可轮歇草场、保护草场。蒙古人把牧场分为春夏秋冬四季草场,即春营地、夏营地、秋营地、冬营地。在正常情况一年之中游牧四地。 四季游牧营地的选择 各个季节的气候和牲畜的膘情不同,选择春、夏、秋、冬营地的条件也各不相同。春季对牲畜是最为严酷的季节,经过了寒冷、枯草、多雪的冬季,牲畜膘情大为下降,抵抗能力减弱。因此,春营地要选择可以避免风雪灾害的草场,以利达到保膘保畜的目的。夏天为了增加牲畜的肉膘,要选择山阴、山丘、山间平川的细嫩草场,同时要注意有山顶、山丘可乘凉。秋季是为了增加牲畜的油膘,要选择草质好、凉爽的草场,以增强牲畜的耐寒能力。冬营地主要是为了保护牲畜安全度过严寒而漫长的冬季,要选择山阳地带,要特别注意牲畜的卧地。俗话说“三分饮食,七分卧地”,说明冬天保膘的重要环节是卧地。 在四季游牧的过程中,选择草场要根

矿产资源开发与资源诅咒——以内蒙古为例

编者按:我中心研究员达林太博士及于洪霞教授的论文“矿产资源开发与资源诅咒”一文最初在“北方经济”杂志2015年第七期上发表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2015年11月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站“国研网”“区域经济”栏目,“内蒙古——经济分析”中全文转载了此文。达林太博士的研究,对当前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尤其对矿产资源开发中的问题做了深入的分析,所提出的“利益分配不公平导致的‘资源诅咒’”现象,已经引起了学界及政界的关注。希望他的研究,能给国家和自治区的经济发展政策的制定带来新的启示。                 矿产资源开发与资源诅咒——以内蒙古为例 达林太1,于洪霞2                         引  言 在以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为代价的增长模式下,中国的矿产资源经济增长的极速和失速,如同诅咒一般,与中国经济体呈现出一致的节奏。同时,随着矿产资源大省山西在资源领域塌方式腐败的公布,公众对矿产资源领域的分配问题又提到了政治高度。本研究依据西方经济学的价值理论,结合内蒙古的资源开发及利益分配的典型案例,分析并提出了矿产资源开发在不同的权益主体之间的合理分配份额。并就

蒙古民族的生态文明意识与文化产业发展的价值选择

石双柱                              人类做为一个物种的存在,始终面临两个问题:一是现实的生存问题;二是种的延续问题,总起来叫做生存和发展问题。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必须处理好两个关系:一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二是人与人(社会)的关系。以公元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的通俗著作《寂静的春天》出版为发端,人类对自身与自然关系的反思迅速升温[1]。公元1972年,联合国发表《人类环境宣言》;90年代以后,《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二十一世纪议程》、《关于森林问题的原则声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等一系列有关环境问题的国际公约和国际文件的相继问世,就是这种思考的成果。正是基于现代人类社会发展困境[2]所进行的思考,改善现实人类社会同自然环境的关系,改变现在

中外蒙古学学者共探“蒙古族文化与生态文明”

        中新社呼和浩特12月13日电 (乌瑶)中国第三届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13日上午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拉开帷幕。本届研讨会以“蒙古族文化与生态文明”为主题,吸引了国内外200余名专家、学者前来参会。   参加本次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分别来自中国、蒙古国、俄罗斯、日本、德国、法国及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蒙古学学会、内蒙古大学等国内多家学术机构的专家、学者莅临研讨会。巴黎第三大学汉蒙研究所单泰陆教授、内蒙古大学确精扎布教授、蒙古国科学院L。宝力道院士、俄罗斯科学院V.L。乌斯宾斯基教授等蒙古学学术泰斗悉数到场。   内蒙古文化厅文物处处长王大方已是第三次作为学者参会。王大方告诉记者,他关注的是文物、考古和草原文化研究领域,希望能在本次研讨会上就这些领域国际上的新发现和新成果与国内外学者进行交流。   王明珂博士来自台湾国立中兴大学,他的学术方向是游牧社会研究。王明珂对记者说,他对草原文化和蒙古韦德国际学都非常感兴趣。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

游牧文明与中国北方的生态

游牧文明与中国北方的生态 作者: 徐超 引言 游牧文明在中国古代韦德国际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其与农耕文明的冲突与融合构成了中国北方边境韦德国际的主题之一。但是一直以来中国的史学界都不重视对游牧文明的研究,认为游牧文明是一种落后的文明,对中国的韦德国际和现实的意义与影响都不大。这种思想也存在与一般人的心中,认为游牧文明是野蛮落后的,只有农耕文明或工业文明才是发展的方向。于是,我们便看见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在牧区推广定居点,并且非常自得地认为这是在造福牧民,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游牧文明在北方大草原上纵横驰骋了几千年,为什么没有跨掉,反而延续至今,这恰恰是因为游牧文明与北方草原的生态环境是相适应的。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态环境与一个民族性格的形成和发展是息息相关的。只有与当地的生态环境能够非常融洽相处的文明才能长久地延续下去,也可以说,才是成功的文明,而游牧文明正是这样一种成功的文明。相对来说,农耕文明尽管更为发达,却最终将毁掉生存的根基,因而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文明,也是一种不算很成功的文明。于是在北方草原上,游牧文明始终占据了主导地位。 一、 游牧文明的产生及与草原生态的关系 游牧文明是在人

达里诺尔湖入选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达里诺尔湖入选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农业部日前审定公布了63个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第二批)的名单,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境内的达里诺尔湖榜上有名,被命名为雅罗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据了解,此次入选的保护区分布于长江、黄河、黑龙江、珠江等水系的34条江河、20个湖库,以及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的9个海湾、岛礁、滩涂等水域生态系统。达里诺尔湖地处贡格尔大草原深处,是我区重要的渔业生产地区。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独特的高原气候条件、纯天然无污染的自然环境,水质非常清纯。瓦氏雅罗鱼是达里诺尔湖内的一种主要经济鱼类,鱼体内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因其肉鲜味美而久负盛名。(汤军)

unesco国际水文计划蒙古国家案例研究报告

unesco国际水文计划蒙古国家案例研究报告 蒙古国家案例研究——以图勒河流域为例 在世界水资源评估计划、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和国际水文计划蒙古国家委员会的合作下,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为编写第二次世界水资源开发报告在蒙古展开了案例研究。 报告概述:蒙古是中亚地区的内陆国,北邻俄罗斯,东部、西部和南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接壤。总面积1 566 500 平方公里(约为法国领土的三倍、印度的一半)。蒙古的大多数地区是海拔560米到4 374米不等的高原, 平均高度为海拔1 580 米。 总体而言,蒙古的年降水量较低,每年为361立方米,其中大约90%因土壤蒸发而损失。在剩下的10%中,37 %的降水渗入土壤,而63% 成为地表径流。约95%的地表径流流出蒙古。因此,只有大约6%的年降水量转变为地表水体的可用水资源(蒙古向粮农组织提交的国别报告,1996年)。蒙古的全部地表水资源估计为599立方米/年,它们是由湖泊储水(500 立方米/年)、冰川(62.9 立方米/年)与河流(34.6 立方米/年)构成的。可更新的地下水资源估计为10.8 立方米/年。虽然对地下水资源的调查还不够充分,但是它依然是水

内蒙古草原退化、沙化面积减少2亿亩

内蒙古草原退化、沙化面积减少2亿亩 新华网呼和浩特12月12日电(记者李云平、王欲鸣)记者日前从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厅获悉,内蒙古推行草畜平衡制度,科学计算每亩草场可以饲养多少牛羊等,草原退化、沙化面积已由本世纪初的7亿亩减少到目前的5亿亩。 上世纪90年代末,由于连年干旱、过度放牧、草原建设和保护投入不足等原因,内蒙古部分草原退化、沙化严重,出现牧民养羊多、增收难的现象。2000年以来,在国家草原保护建设工程的带动下,内蒙古加大了草原保护建设的力度,在完善草原承包到户责任制的同时,全面推行草畜平衡制度,促使农牧民建设养畜、科学养畜。 内蒙古农牧业厅副厅长纪大才介绍,内蒙古加强草畜平衡管理,每年的5月和8月都要通过遥感卫星监测和地面监测相结合的手段,为牧区提供草原生产力监测报告,指导牧民科学饲养牲畜。 纪大才说,内蒙古各地因地制宜采取生态移民、畜种改良、财政补贴等多种措施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加大草原保护力度,加强草原生态建设,使草原退化、沙化的面积由7亿亩减少到5亿亩。目前,内蒙古60%的草原生态正在好转;还有20%到30%的草原在逐步恢复。

蒙古游牧文明与生态平衡(摘要)

蒙古游牧文明与生态平衡(摘要) 德力格尔(苏日汗译自英文) mongolian nomadic civilization and ecological balance (abstract) delger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into chinese by surhan) 古往今来,蒙古民族的游牧生活中确实有很多的科学的生产观念和方法。 蒙古高原气候属北半球温带地区气候,因此有很明显的一年四季。根据这四个季节,蒙古人把牧场划分成四个季节性的部分或草场,春营盘(春天放牧之地),夏营盘(夏天放牧之地),秋营盘(秋天放牧之地),冬营盘(冬天放牧之地)。从春营盘游牧到夏营盘,从夏营盘游牧到秋营盘,从秋营盘游牧到冬营盘,然后从冬营盘又游牧到春营盘……这就是游牧生活的循环生产的规律。那为什么牧民不在一个地方定居下来安居乐业,而在一年四季里不断地来回搬家呢?这取决于牲畜对草场的需要和牧民对草场的有效的保护的需要。我们的祖先,在他们长期的生存斗争中,觉悟和发现了简单而伟大的生存理论。他们选择了从一个地方游牧到另外一个地方的生产方式。在春营盘放牧时,夏营盘的草木生长开花;当牲

生态环境亟须文化多样性保护

生态环境亟须文化多样性保护 新华网贵阳2月14日电(记者李忠将、周芙蓉)谁是大自然的主人?谁是生态保护的主体?生态治理能离开本土文化吗?在不久前召开的“东南亚地区暨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国际会议”上,这些问题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许多国内专家指出,随着文化多样性的流失,我国生态保护正遭遇民族文化多样性流失的剧烈冲击,保护生 态环境亟须保护文化多样性。 “像守护神明那样守护自然” 固利·茸咪,一位在云南怒江大峡谷的森林中唱着歌长大的普米族姑娘,对森林有着特殊的感情,那一片被她和乡亲称为“树子”的森林,是普米族人的命根子。 如固利·茸咪一样对森林有着深厚感情的普米族人,用本民族特有的信仰和情感保护着家乡的这一片原始森林。固利·茸咪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兰屏县西坡乡玉狮场村长大。她说,从山涧到云间,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村里365人拥有83753亩原始森林,林中国家级珍稀树种红豆杉、榧木等随处可见。 “几年前,一群人进山,砍了狮场村的一大片参天大树,村民忍无可忍,冲上山去,把砍树的人赶跑了。” 与固利·茸咪同村的普米族汉子阿寡·又要子说:“生活在‘树子’中的普米族像敬重祖先一样敬重大树,像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