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蒙族医药的品种与分布

By | 十二月 26, 2011 | 总浏览:649

浅谈蒙族医药的品种与分布

[导语]蒙医药学是蒙古的文化遗产之一,也是祖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蒙古族人民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逐渐形成与发展起来的。

1949年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民族医药工作。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对蒙药的发掘、收集整理、资源普查与开发利用、新药的研制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医疗、科研、教学、药材的产、供、销等诸方面均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据有关文献统计,目前较为常用的1342种蒙药中,常用品种约450种。其中植物药占313种,动物药占66种,矿物药48种,其他23种。这些药物中有些是动植物的全体,如方海、扁蕾、香青兰;有些只是动植物体的一部分,如狐肺、草乌叶;也有些是动植物分泌或渗出的物质,如牛乳、珊瑚、黑云香;有些是经过加工制得的物质,如灰盐(草木灰水浸汁经过滤蒸发所得结晶物),马奶酒(鲜马奶经过发酵而酿成);矿物药中有些是天然矿石,如禹粮土(一种含铁粘土)、青金石等轴晶系(na,ca)8[aisio4]6(so4,ci,s)2或如红铜炭之类的加工品,有的则是诸如龙骨、石燕等动物骨化石。

在众多的蒙药中有不少种药材是蒙药专用品种(即只有蒙医习惯使用的药物),在常用蒙药中约有140种。如:广枣,蒙医用于心悸、心绞痛心脏病。沙棘,蒙医用来止咳去痰,活血化瘀。蓝盆花,蒙医用于清肺热和治疗肝热病。文冠木,蒙医用于清热燥湿,治疗风湿、痹症。现代有关科学研究都证实了它们的药效确切,疗效可靠。这此药物中医从来就不用。

还有许多药材蒙医用,中医也用,这类药材习称中蒙药交叉品种。在常用蒙药中约有180种。这些药材虽然中医和蒙药都用,但是由于各自理论体系不同,实践经验有别,因此,对这些药物的认识和应用也就必然有所差异。以诃子为例:诃子,蒙医视为众药之王,广泛应用。认为“诃子具咸外五味”(清·伊希巴拉珠尔《认药白晶药鉴》),“为治诸病之上品”(清·罗布桑却配勒《蒙医药选编》),主治“三邪”诸症,血症,黄水症以及解毒,调中,补益。因此,临床各科配方常不可少之。如清·吉格木德丹金扎木苏的《蒙医传统验方》316方中,含有诃子的药方占一半多,足见诃子是蒙药中的最常用品种。而中医则一般以其涩肠止泻,敛肺和咽,在其他方面用得很少。

有些蒙药与中药虽然来源于同种植物,但是取用部位不尽相同。如:达乌里龙胆,蒙药用其花(小秦艽花),中药则用其根作秦艽用,石榴,蒙药用其果实或种子,中药则用果皮。上边谈到的广枣,蒙药用它的果实,中医偶有用其树皮治烫伤。草乌,中药仅用它的块根,蒙药不但用其块根,还分别用草乌芽、草乌花.真可谓对草乌资源的充分利用。蒙药品种从总体上有着上述特点外,还具有一定的地域特点,与地理、资源条件相适应。如广枣、三七、木香、山柰、姜黄、马钱子、胡椒、益智仁、肉桂、沉香等蒙药材生长在长江以南地域,具有热带、暖温带特点的药材在蒙药中占一定的比例,蒙医习称其为南药,在常用蒙药中约有110种。人参、北沙参、苦参、甘草、草乌、百合、沙棘、文冠木、多叶棘豆、狼毒、肉苁蓉等蒙药材生长在长江以北,蒙医习称其为北药,在常用蒙药中约有220余种。

地理环境上,如船形乌头、唐古特乌头、金腰草、乌奴龙胆、胡黄连、白花龙胆、囊距翠雀花、喜马拉雅紫茉莉、烈香杜鹃等生长在青藏高原,且为藏医习用药材,从《月王药诊》中有其记载,沿用一千余年不衰。随着《四部医典》传入蒙古地区,藏药对蒙药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部分藏药亦被蒙医收用,因此,还有许多药物蒙医和藏医同样用,这类药物习称蒙藏交叉品种。在常用蒙药中,象这类药材约有35种。此外象沙棘、多叶棘豆、硬毛棘豆、香青兰、蒙古山萝卜花、黄花黄芩、冷蒿等有着蒙古高原特点的地产药材为蒙药的主体。其中甘草、蒙古黄芪、麻黄、肉苁蓉等又是内蒙古的特产,并闻名国内外。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内蒙古供、销的商品药材中,地产的药材约有80余种,其中蒙医所用药材占70余种。另外全区各地蒙医自采自用的药材亦有60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