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耳枕:是传统,更是传奇

By | 二月 6, 2013 | 总浏览:866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市中心的一家批发市场人头攒动,快到关门的时间,一个作坊还亮着灯。这个不到60平米的作坊看上去有点乱,成堆的半成品枕头几乎把十来台缝纫机埋住了。但是这些做工精细的枕头却有着奇特的外观:每个面上都有若干个孔洞。

蒙古耳枕:是传统,更是传奇

47岁的牟春玲是蒙族,她是这间作坊的主人。她一丝不苟地盯着制作的每一个环节。这些枕头叫耳枕,特别设计的孔洞为了减少睡觉时对耳朵的压力而起到保护作用。

当地民间传说耳枕的韦德国际可以追溯到成吉思汗的年代,士兵夜晚枕戈待旦,中间有孔的枕头可以便于听见敌人和野兽的来袭。清朝年间,耳枕也很受满洲贵族的喜爱。牟春玲的先人从孝庄皇太后的时代起就给蒙古贵族做服饰。据说是孝庄把耳枕带进了清廷,并逐步流传到全国各地的达官贵人。但是近些年来,知道这门工艺的人却越来越少。

2007年,牟春玲接受耳枕生意纯属偶然。那年一大家人聚在一起为她的母亲庆祝八十大寿。她的姑妈是家族里做耳枕的第五代传人,做了两个小的耳枕作为生日礼物,并且抱怨道现在已经没人继承这门手艺了。

牟春玲说针线活在早些年的艰苦岁月里救了她的生计,所以对此颇有些感情的她决定一试。尽管那个时候她对于这门浸润着古老传统和家族荣耀的手工技术几乎一无所知,仅有的印象也只是小时候看过的几眼。

牟春玲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的巴林左旗。1991年,她离开了自己工作了六年的教师岗位随丈夫搬到了通辽,但是却找不到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时候,她只能打打零工,做过街头小贩和建筑工人。

“我给孩子买新衣服的钱都没有,”她回忆道。

从小没有碰过针线的牟春玲被逼无奈平生第一次拾起了裁缝活,但是她学的很快,并且接起了左邻右舍的生意。她开玩笑说自己似乎有祖先留给自己的天赋。几年之后她成了一个成功的保险推销员,后来还开店买起了名贵的赤峰鸡血石,生活境况也大为改观,但她说自己一直有个梦想开一个自己的裁缝店。

牟春玲的姑妈是她的第一个老师,但是老人家很多年没有做了,对于不少细节也已经模棱两可。于是,牟春玲走访了很多博物馆,也向不少老艺人拜师学艺。这些艺人大多已经八十好几,有些样式已经濒临失传。牟春玲将它们一一收集,又加上了一些自己创新的款式,并给这些枕头贴上了新的名字:“孝庄枕”。

蒙古耳枕:是传统,更是传奇

“给贵族用的东西不在于外表多么奢华,而在于对细节的苛求,”牟春玲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个绣球状的枕头。“比如一公分的布,一般的衣服只要四针,我们做的枕头却要用上八针。可以说做这样的东西费时费料。”

 

蒙古耳枕:是传统,更是传奇

 

单单是做一个耳枕的枕套就要用到2.4米的布,多数用的是真丝或者仿真丝,更不用说做布满孔洞的内胆。即便现在使用了一些新型的裁剪机器,牟春玲一天也只能做一个枕头。一只的售价从800到2600 不等,她也承认这对于当地市场来说太高了。

牟春玲卖鸡血石的店还在营业,但自从她一门心思扑在耳枕上之后,生意也不如往昔。2012年,她的耳枕销售额才区区七万,除去成本几乎赚不到钱。尽管有诸多不易,她还是满怀信心。

“我不想和南方省份的大服装厂竞争,”她说到自己拥挤不堪的手工作坊。“我宁愿把这些枕头叫做延续的韦德国际,而不是一种商品。”

蒙古耳枕:是传统,更是传奇

孝庄枕已经被通辽市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牟春玲也因此期待市里的有关部门对于这项技艺的复兴给予更大的支持。

据通辽市就业管理局副主任王向宏的介绍,通辽入选国家级创业型城市以来,政府大力鼓励像牟春玲一样的创业人士。政府在全市范围内建设了39个企业孵化器,提供免费的商铺使用三年,并且免除了期间全部的营业税。

即便如此,牟春玲担心自己的产品因为产量太小无法获得出口许可证。有人联系她在北京的秀水街开店吸引更多的外国人关注,但是过去秀水街山寨泛滥的情况也让她颇为犹豫。

“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有人给我大订单,”牟春玲说。她透露呼和浩特市的一些高档酒店有意向用孝庄枕替换酒店里全部的枕头,但是需求量太大,她只有十个工人很难完成。“未来我可能还要在网上开店,所以现在还得存点货。”

牟春玲说自己会在全国各地参加一些展销会,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淘宝涌现出很多跟孝庄枕类似的产品。尽管这些产品的做工和质量不能和她孝庄枕相比,但是她也担心别家的巨大产量会把她的耳枕淹没。

但同时她也很高兴有很多新鲜血液加入到她的团队中来。

31岁的赵海存是通辽人,曾经在深圳的服装企业工作过三年,后来出口不景气,他选择了回家开一家冷饮店。2011年,他欣喜看到了牟春玲的项目,很高息自己在服装厂的经验又有了用武之地。

“虽然我是本地人,但之前对耳枕也了解不多,”赵海存说。“好在我做过几年服装。乍看上去非常复杂,但做出几个以后也觉得熟练了。”

“而且我上班时间自由,考勤管的没有在大厂里那么紧。”(记者 王恺昊)